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七百九十三章 尘埃落定

小说: 大明官 作者:随轻风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大明官》更多支持!

    终成化一朝前后有四任辅,分别是李贤、彭时、商辂、万安。现在被刘棉花所弹劾的阁臣彭华,就是成化朝第二任辅彭时的族弟。

    彭华彭阁老多年来家学渊源耳濡目染,风风雨雨见得多了,远比万安要淡定。他见万安已经下台,便知道自己肯定也保不住官位了。

    按照国朝规矩,阁臣被弹劾后,就要立刻出列,自行免冠,象征以戴罪之身请求天子圣裁。彭华很干脆利落的走出班位,摘下了乌纱帽,向天子顿道:“臣辜负圣恩,有愧先皇,无颜再居文渊阁,惟请陛下开恩放归故土!”

    天子开金口道:“准,给乘传!”这彭阁老待遇比万安略强,陛下稍稍表现出仁慈之心,允许彭华动用公车驿站回乡。

    之前内阁阁臣有三人,位列丹墀东侧。如今万安彭华皆去,只剩刘棉花一个人站在此地了,煞是醒目。

    站在宝座侧后方的汪芷瞧见这一幕,侧头对方应物道:“见微而知著,你这便宜老丈人,只怕是要当辅了。”

    方应物点头称是,老泰山跳出来弹劾彭华不仅仅是自保,而且还是瞄着辅大位呢。在朝会上关键时刻,做这主导局面的人,俨然就是辅派头(关键是没有招致天子反感),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且方应物还能想到。老泰山只怕不止于此,肯定还有后续。徐溥徐学士纵然君恩深厚。极受天子信任,可是今天争当辅的希望不大。

    一来徐学士资历略浅。哪有一进内阁就直接当辅的道理?二来徐学士历练和经验方面确实差了一筹,此刻面对毫无保留、全力挥实力的巅峰状态刘棉花,估计只能在后面吃灰。

    在上辈子历史中,徐溥架空了名为辅的刘棉花,那也是入阁之后的事情,而且还是与刘健联手的前提下。但是在本时空,方应物觉得不大可能了,因为有自己这个最大变数存在。

    正当方应物胡思乱想之际,刘棉花并没退回去。他又动了,再次向天子奏道:“内阁中枢,不可无人,臣荐举徐溥、刘健入直文渊阁、预机务。”

    阁臣官衔全称往往是某某尚书(侍郎)、某某大学士、入直文渊阁、预机务,资深的还会加三少三孤之类宫衔。

    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官衔中,最核心的不是尚书侍郎少保这种看似高大上的名称,也不是外人最熟悉的大学士这个体面名称,而是入直文渊阁预机务这个不起眼的差遣。

    只有入直文渊阁预机务,才能算阁老。哪怕你没有任何尚书之类加官、不是大学士也能算阁老,不然官衔再天花乱坠都是虚的。

    就像当年商辂商相公第一次入阁时,还只是个小小翰林,直接被“入阁预机务”。却不是大学士,但也算进入了朝廷核心。所以刘棉花开口推荐徐溥和刘健入文渊阁预机务,其实就是推荐他们两个入阁。

    至于不提具体官衔。是因为刘棉花非常明白自己的界线在哪里。廷臣升迁操之于上,具体官衔是天子才有资格授予的。刘棉花很清醒的没有多嘴。如果刘棉花敢张嘴说该授予徐溥什么什么官,那下一个被弹劾的就是他自己了。

    闲话不提。却说刘棉花开口举荐之后,又一次引了朝臣瞩目,众人不由自主的想道,这才是玩政治。

    同时立刻让一些人很心塞。按照今天的计划,罢斥万安之后,会有人出来负责推荐徐溥徐学士等人入阁——当然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革命工作分工不同。

    可是刘棉花凭借先优势,再加上距离天子比较近,居然转身又把这个举荐的活计抢去了徐学士团伙又不可能反对,所以这气氛很奇怪。

    其实刘棉花这个阁臣推荐别人入阁,是有些谮越的,换成别的时候早被骂成结党专权了。正常情况下,阁臣不会亲自公开推荐别人入阁。但眼下却是非常时期,就不大计较这些了。不然严格追究起来,今日早朝罢斥万安彭华就未见得完全符合规矩。

    总而言之,别人都只能先看戏,之后全看天子如何对待了。

    天子之前也没有想到,朝会节奏居然隐隐然被刘棉花主导了。虽然刘棉花完全是顺着他心思来的,让他感觉还算舒服,可是意外就是意外。

    天子能对万安撕破脸,但对刘棉花撕不下脸。无论如何,当初刘棉花可是组织过伏阙诤谏力保东宫的,虽然貌似半途而废,再说内阁即便大换血也不意味着彻底清空。不然内阁骤然全换成新人,肯定会耽误国事。

    在心里权衡过后,天子便开口道:“既然刘先生有所举荐,诸卿便可当廷议论,是否可行?”

    朝臣听到天子如此表态,无有不明白意思的。这就算是天子承认了刘棉花的举荐权,以及对议题的主导,再往深里想,就是刘棉花不会被罢退了。

    至于天子问“徐溥刘健入阁是否可行”,就直接无视好了。这种时候,再蠢的人也不会跳出来反对,天子说要议论就是个形式和过场而已。

    这场临时起的廷议非常顺利,没有反对声音,徐溥和刘健便取代万安和彭华,成为新的阁老。当然具体诏书任命以及官衔问题,都是朝会之后的事情,早朝没有必要为此琐事浪费时间。

    辅万安被罢,如今刘吉是阁臣,徐溥是阁臣,刘健是阁臣,可谁是辅还没有明确结论,成为摆在台面上的新问题。

    在天子心目里,当然是希望直接让徐溥来当辅。但是天子也明白,现在让徐溥当辅可能要拔苗助长。这样大一个朝廷,常年在词林为官、缺乏事务历练的徐溥是压不住阵脚的。外朝与内阁是两套体系,如果辅没有足够威望,那根本镇不住外朝部院大臣。

    底下朝臣也议论纷纷。“徐学士虽然有君恩,但是眼下感觉弄不过刘次辅,当然要说长久又是另一回事。”“刘次辅的女婿是方应物,同样有君恩在身,徐学士对这翁婿肯定没什么办法”

    片刻后,天子便对刘棉花道:“万安既罢,元辅重任便委托刘先生了。”

    刘棉花也不客气,立即叩谢道:“陛下隆恩,臣肝脑涂地以报!”这时候就别上演三辞三让的把戏了,本来天子内心就不坚决,万一辞弄假成真就损失大了。(未完待续!

    ps:懒得开单章了,三更完毕,求如雨的月票啊!!!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