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送药人

小说: 官之图 作者:骑鹤人

    朱一铭看完那份鉴定书以后,终于明白宋美娟如此这般地兜圈子的目的了,这份药品鉴定书上清楚地写着,送检的药物里面含有能使人心脏衰竭的成分,并且量还相当大。至于这份鉴定是针对何药做出的,那自然是两人眼前这瓶翻译成中文为“原动力”的壮阳药了。

    这样一来,宋美娟的来意就非常清楚了,高成杰是吃了这种药以后,和周梅做那事的时候出的意外,现在她针对的就是药这个环节。纵观整个事情来看,这瓶药确实是罪魁祸首,高成杰只不过四十五、六岁,并没有心脏病史,按说在做那事的时候,绝对不可能出现如此意外的。

    朱一铭尽管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但里面还是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他看了宋美娟一眼,问道:“宋女士,成杰部长的事情出了可是有段时间了,你现在怎么猛地想起这瓶药的事情的?”

    朱一铭首先抛出这个问题,就是担心宋美娟受了什么人的指使,那样的话,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他都不会掺和这件事情的。官场历来讲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是高成杰这种影响巨大,并且已有定论的事情。

    宋美娟听到这话以后,脸颊微微泛红,做了一个深呼吸以后,她双目低垂,开口说道:“市长,实不相瞒,老高在家里也吃过这种药,当时就差点出问题,所以事情出了以后,我便多留了一个心眼,拿到单位请人做了化验,结果就得出您手中的这个结论。”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也觉得有几分尴尬,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私密,让一个女人说出来,确实有点强人所难。看到宋美娟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再加上这个解释本身合情合理,朱一铭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宋女士,我相信你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但这么做,对老高的事情有什么作用呢?”朱一铭开门见山地问道。

    这确是朱一铭心里的疑惑,就算高成杰的意外和这药和非常大的关系,那又能如何呢,斯人已逝,难不成还去追究这制药厂家的责任,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宋美娟听到朱一铭的这话以后,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她拿出来的这些东西至少打动了眼前的这位市长大人,这对她而言,可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宋美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口说道:“市长,我想您要是知道这药是怎么来的,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

    “哦?”朱一铭心里一个激灵,莫不成这药还有一番来历,这才是对方来找自己的原因所在。他想了想,开口说道:“宋女士,不妨说来听听。”

    “市长应该还记得,不久前召开的一次常委会上,你们讨论了关于副市长入常的问题,过后不久,施市长就成了常委。”宋美娟平静地说道。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上次开常委会的情况。正是在那次会议上,高成杰临阵倒戈,明确地表示支持曲向强,从而使得施为民最终入常。

    想到这以后,他冲着宋美娟点了点头。

    “那次会议以后的第二天晚上,有一个人就到我们家去了,送了一堆东西,其中就有这样的三瓶药。”宋美娟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淡定。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滞,不过随即就被其掩饰过去了,只是拿眼睛定定地看着对方。

    宋美娟看到朱一铭的表情以后,知道对方是让她说下去,稍作犹豫以后,她开口说道:“那天晚上到我家去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施市长,另一个则是东莱集团的曲总经理。”

    “曲志全?”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脱口而出。

    “不是,曲志全是东莱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是曲东。”宋美娟答道。

    朱一铭听后微微一怔,他还真不清楚曲东是东来集团的总经理,想不到曲志全对他这儿子倒很是看中。

    宋美娟说完这话以后,便不再开口了,端起桌上的茶杯小口小口地轻抿起来。在丈夫发生意外之前,她从不喝茶,这段时间以来,她却喜欢上了这种略带苦涩的饮品,感觉比什么饮料都要给力。

    宋美娟将这份鉴定书塞在包里已经好多天了,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事爆出来,如果要爆的话,那她又该找谁。

    丈夫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她犹豫着是不是有必要帮对方正名,就算这药的事情最终得到了证实,那也不能说明什么,结果还是那个结果。

    宋美娟经过几天的权衡以后,决定要把这事说出来,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她至少要让所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至于说最终是不是有人需要为这事承担责任,那就不是她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既然决定要将这件事情爆出来,宋美娟将泰方市所有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当然仅限于常委级别的。在那十来个人里面,要谈私交的话,高成杰在世的时候,和组织部长季庆余的关系最为亲近。

    从这个角度出发,宋美娟最先想到的就是季庆余,但由于这事牵扯到施为民和曲东,两人一个是市委常委,另一个则是市委书记的侄儿,赫赫有名的东来集团的总经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季庆余独自面对的话,可能要沾一点优势,但一对二的话,胜算可就微乎其微了。

    宋美娟经过一番仔细甄别,最终决定来找朱一铭,原因很简单,她在单位的时候,经常听人提出这位年轻的市长,官声还是挺不错的,丈夫在世的时候,也曾在闲聊的时候说起过朱一铭这人,评价也是挺高的。

    朱一铭坐在椅子上久久地没有动静,不错,他正在认真考虑这件事情。宋美娟的话,让他很是意外,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事竟然会牵扯到施为民和曲东,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就绝没有信口雌黄的道理。

    如果那样做的话,不光对宋美娟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让其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诬告市领导和市里知名企业的老总,那可是要承担责任的,就算是你是前任秘书长的妻子也不行。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以后,朱一铭觉得这事对他而言,倒是一个机会。这段时间,省里的联合调查组正在泰方调查安置房建设工地塌楼事情,在此过程中,曲志全的态度非常积极,不光积极配合调查组的工作,而且对于那些伤亡工人的赔偿工作也已全部到位,给人的感觉,他是想尽快结束这事。

    尽管从减少公司负面影响的角度来说,曲志全的这个做法是能解释得通的,但朱一铭总感觉到这里面应该有什么名堂。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他从李志浩那得到消息,在调查组下来之前,曲向强亲自去了省城做了一些工作。

    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曲家兄弟在有意掩饰着什么,但究竟是什么,朱一铭却看不明白。现在宋美娟说的这事,对他而言,倒是一个妙招,他可以借机搅浑水,看看其中究竟藏着什么猫腻。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