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人祸大过天灾

小说: 官之图 作者:骑鹤人

    第二天一早,曲向强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秘书去打探施为民的动静。方明亮听到这要求以后,很是一愣,但作为一个秘书,他很清楚自己的职责,老板怎么说,他便怎么办,不该问的绝对不要问。

    当听到方明亮说,施为民请了半个月的病假,曲向强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半个小时以后,他便让方明亮通知司机一会和他到省里去。

    方明亮听后,犹豫了一番以后,还是开口说道:“老板,前两天你答应薛书记今天去参加党风廉政建设专项会议的,他刚才特意还打电话过来的。”

    曲向强听到这话以后,随口说道:“你和他打个招呼,就说我有急事要到省里去,等回来以后再和他聊。”

    自从和曲向强结成联盟以后,曲向强还是很注意和对方之间的交往与沟通的。薛必溱虽说在市里的能量有限,但毕竟是副书记,曲向强可是指望对方在一定的时候帮他压制朱一铭呢,自然不会怠慢了对方。

    曲向强去省里的消息,朱一铭是到中午的时候才知道的。在此之前,他刚接到肖铭华的电话,对方说,他与施为民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甘宁省那边,他也进行了联系,至于说效果如何,要等到了那边才能知道。

    省里调查组正在市里调查关于安置房建设工地塌楼事故的相关情况,曲向强却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朱一铭当然不会以为他是闲得没事做了。从这两天的情况来看,对方去省里应该是为了施为民的事情,看来这是准备动手了。

    意识到这点以后,朱一铭不敢怠慢,连忙拿起电话给李志浩打了过去,把这个情况向对方做了汇报。

    李志浩搞清楚状况以后,对朱一铭说道:“这事我知道了,应天这边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帮你盯着。市里那边你就要多留点心了,我听说安置房塌楼的事情好像有点眉目了,你可以找云飞同志了解一下相关情况。”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立即明白李志浩口中的云飞同志是指的本次事故调查小组的副组长徐云飞,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应该是自己人。李志浩在这时候提及对方,看来一定是在事故调查的过程中有所发现了。

    朱一铭轻嗯了一声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自从省里的事故调查小组到泰方市以后,曲向强就凑了上去,并且有意无意地阻挠朱一铭接近调查小组的人。朱一铭对此倒也不以为意,因为在这之前,他就和卢魁、李志浩打个招呼,让他们一定要想办法在调查小组里面安排一两个靠得住的人,便于他及时了解相关信息。

    在调查小组下来之前,他已经得到了肯定答复。既然曲向强有意阻断他和调查小组之间的联系,又有这个伏笔,他也就没有必要硬往前凑了,免得引起对方的怀疑。现在朱一铭才知道卢魁和李志浩竟然安排了一个副组长进来,这倒很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这对他而言,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当天晚上,朱一铭就和徐云飞见了面。在调查小组刚下来,市政斧举行的接待晚宴上,朱一铭曾和对方干过一杯酒,当时就觉得很投缘,想不到竟有这样一层关系在里面。两人见面的地点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茶楼,由于双方的身份都非常特殊,所以不得不小心谨慎一点,免得授人以柄。

    徐云飞四十七、八岁,身材不高,皮肤黑黑的,不过两只眼睛很有神,看上去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他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轻轻一放,然后说道:“朱市长,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事故的原因也基本调查清楚了,[]大过天灾呀!”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心里大吃一惊,他一直下意识地认为这次事故属于天灾,只不过东莱集团的运气不好,所以才会落到他们的头上。现在听徐云飞这一说,他心里不淡定了。

    如果是天灾的话,那谁都没有办法,但如果是[]的话,那就要好好说道说道。这是谁搞出来的事情,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些问题可都得搞搞清楚。

    徐云飞随即就将调查的情况,简单向朱一铭做了一个介绍。东莱集团倒塌的这幢楼并不在市里划给他们的建设用地上,虽说仅仅超出了八米多一点,但就是这细微的移位为最终的事故埋下了祸根。

    当时市里圈定安置房建设用地的时候,找省里的相关部门对地基做了测定,就是防止由于太靠近久江便,地基不实,从而发生意外。想不到东莱公司竟然胆大到如此程度,擅自侵占建设用地,最终导致了这场悲剧。

    听完徐云飞的介绍以后,朱一铭猛地想起一个问题,开口问道:“徐主任,对于房地产开发,我是一个门外汉,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徐云飞是省房产管理局的副局长,朱一铭这样说,当然没有任何问题。

    “朱市长,你太客气了,有话请讲!”徐云飞说道。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搞呢,这么做对他们而言,能有什么好处呢?”朱一铭开口问道。

    徐云飞听到这话以后,呵呵一笑,随即说道:“朱市长,据我所知,从这幢楼开始就不是安置房了,作为商品房而已,充足的采光可是一个很不错的卖点。”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便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轻轻地点了点头。

    徐云飞还告诉朱一铭,在结论出来之前,调查组里有人为东莱集团说话,但当这事爆出来以后,再也没有人为他们开口了。

    这点在朱一铭的预料之中,东莱集团背后站着的就是曲家,曲向强不可能不为之活动。在不发现明显问题的情况下,调查组也不想得罪一位市委书记,更何况这位市委书记的后面还站着一省之长。

    现在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谁也不可能再袒护东莱集团了,那样的话,如果出事,那调查组的人也跟在后面吃不了兜着走,谁愿意做那样的傻事呢?

    朱一铭送别了徐云飞以后,驱车回家的一路上,心情都很是不错。既然决定和曲向强摊牌了,那刚刚徐组长所说的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再好不过了。

    当天晚上,曲向强也从马启山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了,要不是之前曲志全已经向他说起过这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

    马启山语重心长地和曲向强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希望对方在这件事情上要摆正心态,不可因为东莱集团的事情,把自己陷进去,那样的话,可得不偿失了。

    曲向强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只不过有些话他却不好当着对方的面说出来,只好嗯嗯啊啊的应付一番了事。

    曲向强预感到事情越来越麻烦了,他很清楚,如果这时候在不反击的话,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到时候不要说省长大人救不救得了他,人家愿不愿意救还两说呢。尽管两人是亲兄弟,但殊不知华夏国有句老话,亲兄弟,明算账,他这显然是奔着和对方明算账的节奏去了。

    第二天一早,曲向强就得到了省纪委某位领导秘书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告诉他,那事已经定了,让他安心地回泰方,明天就会有人下去了。

    曲向强得知这个消息以后,特意给那位领导发了一个信息以示感谢,然后通知司机,立即赶回泰方。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