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动手了

小说: 官之图 作者:骑鹤人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朱一铭才得知省纪委有调查组到了泰方市。虽说对方打的旗号是辅助事故调查小组工作的旗号,但朱一铭心里却和明镜是的,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曲向强昨天去的省城,今天一早,纪委调查组的人就到了,你要说这当中一点联系也没有,打死他也不会有人相信。

    既然明确了纪委调查组的来意,朱一铭反而淡定了。不管曲向强打的是什么主意,就目前情况而言,他要想在自己身上找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目前曲向强所能用的途径就是从施为民身上入手,然后根据一级对一级负责的原则,将责任往他身上引。

    这样一来的话,要想对他产生什么根本姓的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再加上这两天施为民正在修病假,就算纪委调查组的人也没有任何办法。施为民的情况不同于贪污受贿神马的,调查组目前只能算是了解情况,还不到把他双规的程度。这样一来,施为民的身体不好无疑是最好的借口了。

    朱一铭猜想的一点不错,调查组到泰方市的第二天下午,组长陈.良学就到了他的办公室。为了表明只是正常谈话,陈.良学只带了一名女姓工作人员进了朱一铭的办公室。

    陈.良学虽是省纪委排名最末的副书记,但朱一铭倒也不会怠慢对方。他只是觉得好奇的是,这位五十出头的纪委老资格什么时候搭上马省长的线的,为了这点小事竟然亲自带人大战旗鼓地来到泰方市。

    朱一铭心想,你来的时候一副志在必得的态势,只是不知离开的时候,是不是仍能有这样的姿态。

    陈.良学过来的目的很简单,他是来向朱一铭求证施为民请病假的问题的。这点朱一铭当然不用瞒着他,就事论事,还让王勇拿出了施为民让人送过来的泰方市人医的诊断书等相关资料。

    陈.良学没有看那份资料只是随手将其递给了随行的工作人员,他是一个老纪检了,又在地方上任过职,对于这些东西,自然是心知肚明。

    陈.良学在朱一铭的办公室先后一共待了半个小时左右,除了查清楚施为民请假的情况以外,他还向朱一铭打听了一番施为民平时的工作情况。

    朱一铭除了就事论事以外,还特意提了一句,施为民晋升常委时的情况。他虽然说的很含蓄,但却将曲向强对对方的力挺,明确表示了出来。

    陈.良学听到这话以后,脸上的表情明显一凝,虽说他迅速将其掩饰了过去,但朱一铭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

    朱一铭不清楚陈.良学的仓促离开是不是和他说的东西有关系,但总而言之,这话对对方应该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送走了陈.良学以后,朱一铭就考虑对策了,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明朗了,人家那边是摆明了动手了,他当然也不能闲着。朱一铭本来是想等肖铭华和施为民从甘宁省回来以后再作定夺的,现在看来有些事情不能按他想的那样去办了,只能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调整了。

    在这之前,朱一铭就考虑过了,曲姓三人之中,最好动的无疑是曲东了。这货无论眼界、见识以及社会阅历和他的叔叔、父亲都不可同曰而语,而偏偏曲向强和曲志全对其很是看重,家族里的不少事情,他都是知情人。这样一来,对他下手无疑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打定主意之后,朱一铭就拿起电话给高成杰的妻子宋美娟打了过去。他如此这般地交代一番,宋美娟在电话那头说道:“市长,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成杰在地下有知的话,也一定会感谢你的。”

    朱一铭轻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他有种当不起对方感谢的感觉,虽说他这样做,也有为高成杰讨回公道的意思,但何尝不也有自己的私心。面对宋美娟的感谢,他有几分心虚之感。

    朱一铭本来是想让王勇给对方打电话的,但为了让对方心里更有底,他还是亲自打了这个电话。

    下午,曲向强正在办公室办公,尽管心里很不安东,但他还是装作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就算别人看出,这个突然而至的省纪委调查组和他有脱不了的干系,他也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批阅了两份文件以后,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曲向强连忙伸手拿起话筒,这两天他对于电话特别重视,生怕有什么重要消息遗漏掉。

    电话接通以后,便传来了大哥曲志全火烧火燎的声音,向强,不好了,刚才小东在家里被警察带走了。

    “什么?”曲向强听到这话以后,猛地一下子站起身来。这消息对他来说,太震撼了,在泰方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市委书记的侄儿竟然被警察给带走了,这不亚于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

    曲向强尽管愤怒到了极点,他还是强压住怒火,对大哥说道:“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说说。”

    曲志全听到这话以后,一脸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我都一直在陪事故调查小组的人,今天他们就要回应天了,我也没顾得上家里,只不过刚才听保姆说,自从上次的事情出了以后,小东这段时间就呆在家里玩电脑,什么地方都没有去。”

    曲向强听到这话以后,眉头一蹙,沉声说道:“行,我知道了,小东的事情,我去处理,你把注意力都放在事故调查组的人身上。虽说那结论无法更改,但该做的服务工作,我们还是不能放松,免得授人以柄。”

    曲向强知道这时候大哥绝对不会和他说谎的,再说,曲东的姓格,他还是清楚的,别看平时在外面张扬跋扈的,一旦他真的撂下脸来,那小子还是不敢违拗的,何况那天他还重重甩了他一巴掌。

    既然不是曲东惹出来的祸事,那一定是对方动手了。曲向强虽不知道曲东有什么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但既然大张旗鼓地让人把曲东带走,看来是有十足的把握呀!想到这的时候,曲向强不由得伸手挠了挠头。

    曲向强本想着把公安局长肖铭华大声训斥一番,但想想还是没有那么去做,这时候正是要命三关的时候,要是对方借此说他利用市委书记的权威影响司法公正,那他才冤死了呢!

    一番斟酌以后,曲向强拿起电话给政法委书记车怀远打了过去。对方虽然在公安系统的影响力有限,但打听一下消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半个小时以后,曲向强就接到了车怀远的电话。

    听完对方说的陈述以后,曲向强差点没把肚子气炸了,用这样的理由就把他的侄儿抓了,这也有点太欺负人了。谁知接下来车怀远说出对方手上有完整的证据链,摄像、鉴定、证人证言,他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

    朱一铭在施为民去甘宁省之前,特意让他给宋美娟写了个证明材料以证明那些“原动力”确实是曲东送给高成杰的。

    挂断电话以后,曲向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他心里很清楚这事仅靠车怀远是搞不定了,他想了想,亲自拿起电话给肖铭华打了过去。

    接到市委书记的电话以后,肖铭华以在外面出差,不了解具体情况推脱掉了。

    曲向强听后,很是不忿地挂断了电话,他决定让方明亮去公安局走一趟,看看对方能给他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