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带走!

小说: 官之图 作者:骑鹤人

    曲向强最终还是没能把侄儿从公安局里捞出来,他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站稳脚跟以后,没有倾力支持车怀远插手公安这一摊子事务,否则的话,现在绝不会如此被动的。

    这事出了以后,曲向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经过纪委检查组一番耐心细致的工作,将施为民在安置房塌楼前后的表现总算查清了。除了这些以外,调查组还对施为民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的检查。在这样的强大攻势下,施为民要是还没有一点问题的话,那他简直就是华夏的模范公仆了,很显然施为民不是。

    施为民和肖铭华是三天以后回到市里的,在这之前,两人在省城应天逗留了半曰,至于说做了些什么就无人知晓了。

    这天一早,朱一铭刚到办公室,突然接到了市委书记曲向强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很客气,让其到他的办公司一趟,说有点事情要和他商量。

    朱一铭挂断电话以后,眉头蹙了蹙,这段时间市里的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往前推进,并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朱一铭从对方刚才的话语中,隐隐听出几分得意之感,他的心里就有数了。

    朱一铭心里非常清楚,以曲向强的修为当然不会如此西怒形于色,之所以做出这样一番姿态来,显然是有意为之。看来对方这是有意在向他示威,站起身来,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往门外走去。

    进门以后,朱一铭就看见陈.良学和两个纪委的工作人员正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这进一步肯定了他之前的判断,对方摆明了是有备而来。

    曲向强站起身来,对朱一铭说道:“市长,我几位同志就不要我为你介绍了吧,他们经过几天的调查,手上掌握了一些问题,想和我们沟通一下。”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面色一沉,怒声说道:“陈书记,不会是查到我违法违纪的证据了吧,那样的话,你们只管动手,别客气!”

    陈.良学听到这话以后,脸上一阵尴尬,连忙站起身来,说道:“朱市长,你别误会,事情绝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们虽然发现了一点线索,但绝对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本来是想让人去请你过来的,但你们曲书记说,他打个电话就行了。”

    陈.良学可不是傻子,他是省里的干部,当然清楚朱一铭背后的关系,尽管他是冲着曲向强的面子来的,但也不见得非要把对方往死里得罪。就拿现在的情况来说,他一眼就能看出泰方市的党政.一把手之间不对付,他当然没必要往里面掺和了,于是便把所有问题都往曲向强的身上推。

    曲向强听到这话倒也不便反驳,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家是来帮他忙的,如果这时候他还推三阻四的,那谁还会帮他办事呢。

    曲向强笑着对朱一铭说道:“市长,你别误会,陈书记确实是要让人过去的,这是都赖我,你可别往心里去呀!”

    朱一铭刚才那样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为了点一下陈.良学,别以为你是省里下来的,就能在泰方市无法无法,做得太过分的话,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听到曲向强的话以后,朱一铭淡淡地说道:“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没事!”说完这话以后,他便一脸阴沉地在右侧的那张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曲向强表面看上去是一脸的诚恳,心里实则却乐开了花。朱一铭的脸上写满了焦躁和不安,这是他到泰方市以来第一次看到对方这样的表现,这心里想不高兴都难,只不过表面上却装作什么事没有的样子。

    看此架势,朱一铭的心里便清楚了,对方一定是找到了施为民的把柄,否则不至于急急呼呼地把他找到这儿来。朱一铭斜了曲向强一眼,心里暗想道:“现在先让你得意一番,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几人坐定以后,陈学良就说起他们这段时间工作的情况来。

    朱一铭听得很认真,说实话,他也想知道施为民除了在这次塌楼事件中的疏漏以外,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当听陈学良说起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利用家中的红白事收受礼金,逢年过节的购物卡之类的东西,他心里就有数了。

    施为民这人的工作能力一般,责任心也不强,但至少在道德品行这一块还是挺不错的,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位置,也算是可用之人。

    陈学良说完这些优厚,对曲向强和朱一铭说道:“曲书记、朱市长,我们这次过来的主要任务就是查清在这次塌楼事件中,市里是不是有官员存在渎职等方面的情况,从现在的情况看,施为民同志的身上存在着不少问题,我们准备即刻对他实行双规,请两位过来主要是为了这件事情。”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没有开口,眯缝着眼,看着对面的两人。

    曲向强也没有立即说话,悄悄抬头看向朱一铭,当意识到对方正在看他的时候,便立即挪开了目光。他看了陈学良一眼说道:“陈书记,对于你们检查组做出的决定,我们泰方市委、市政斧是坚决拥护的,一铭市长,你说是吧?”

    朱一铭听到这话以后,没有作答,只是点了点头。

    陈学良看到朱一铭的表态以后,心里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有点担心朱一铭提出疑问,说实话,施为民的情况在查与不查的边缘,朱市长如果据理力争的话,他还真有点不太好说。

    “曲书记,麻烦你给施为民同志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陈.良学说道。

    曲向强听到这话以后,想了想,说道:“市长,还是你来打这个电话吧,上次我在常委会上严厉批评了为民同志,他的气估计这会还没消呢!”

    曲向强这话倒不是信口胡诌,上次施为民到他办公室来,秘书没有让他进门。这时候,他要打电话过去,施为民还未见得给他面子,他当然不会自找没趣的。

    朱一铭听了这话以后,倒是没有推辞,拿起电话便给施为民打了过去,让他立即到市委书记的办公室来,连理由都没有给。

    施为民接到朱一铭的电话以后,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他心里很清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从那天在曲向强的办公室门口吃了闭门羹以后,他就知道迟早有这一天,不过这会他的脚步却较之前坚定有力了许多。

    从甘宁省回来以后,施为民的心里便淡定了,尤其是省纪委主要领导的一番话,使得他心里一点顾虑也没有了。现在说他是轻装上阵,一点也不为过。

    施为民进了市委书记的办公室以后,影视作品上曾经出现过无数次的镜头上演了。陈学良对施为民说道:“施为民同志,我们调查组在调查安置房塌楼事故的过程中,发现了有些事情与你相关,请你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向调查组解释清楚相关问题,从现在开始你被双规了。”

    在他说这话的同时,两个纪委的工作人员已经一左一右站在了施为民的身体两边。

    施为民没有出现一般被双规官员的情况,他既没有哭闹,更没有瘫倒在地,而是身子微斜对曲向强说道:“曲书记,我的事情让你费心了,但愿你能在现在的这个位置上长远地坐下去。”

    说完这话以后,他根本不理目瞪口呆的曲向强,随即对朱一铭说道:“市长,谢谢你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跟在你后面好好干!”

    朱一铭听到这话,嘴角挤出一丝微笑,在其肩膀上轻拍了两下,然后说道:“好好配合省里的同志搞清楚身上的问题,该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谁也不可能一棍子把人打死的,那样的话,我第一个就不同意。”

    陈.良学听到这话以后,身子微微一震,随即低声说道:“带走!”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