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番外 欧阳晓蕾篇

小说: 官之图 作者:骑鹤人

    恒阳城内,红梅酒家。

    朱一铭和欧阳晓蕾进门的时候,肖铭华、李倩和韩冬梅正坐在包间里喝茶。见到两人进来以后,三人立即站起身来。

    韩冬梅笑着张罗道:“朱书记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呀!”

    朱一铭刚想开口,欧阳晓蕾却抢先说道:“冬梅姐,你这嘴可是越来越能说了,记得当年我和李倩动员开红梅酒家的时候,你还担心见到顾客张不开口呢,现在与当时相比,可真是判若两人呀!”

    李倩接口说道:“晓蕾这话一点不错,冬梅姐现在恒阳市的名人,红梅宾馆前段时间更是凭上了三星级,当时,谁能想呀?”

    韩冬梅听到这话以后,忙不迭地说道:“这还不是都有你们这些朋友帮衬,否则仅凭我一个人的话,连这小店都守不住。”

    韩冬梅说到这的时候,有意抬头看了朱一铭一眼。她很清楚在红梅宾馆评星定级的时候,要是没有朱一铭帮忙,铁定没戏。这也是她今天请吃饭的主要原因,当然她是不会把这话放到桌面上来说的,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

    “韩老板,你不是把我们请来给你当门神的吧?”朱一铭笑着开玩笑道。

    韩冬梅听到这话,连忙说道:“你看我,只顾着和晓蕾叙旧了,朱书记、晓蕾妹子,请坐,请坐!”

    朱一铭和欧阳晓蕾入座以后,韩冬梅冲着站在一边的服务小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可以走菜了。

    韩冬梅本来让上白酒的,但朱一铭却执意不肯,最后肖铭华提了一个折中的主意,五人一起喝红酒。

    第一杯酒斟满以后,韩冬梅端起酒杯,开口说道:“这第一杯酒我来敬大家,感谢你们这么多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要是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别的客气话,我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中了。”

    说完这话以后,韩冬梅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其他四人见此情况,不好推辞,便也一起干杯了。朱一铭在喝酒的同时,不忘瞥了一眼身边的欧阳晓蕾。这些年,欧阳晓蕾基本不喝酒了,这也是刚才韩冬梅提出喝白酒,他拒绝的原因,不过要照现在这种喝法,她还是吃不消的。

    朱一铭深知,无论红酒、啤酒、黄酒,只要喝多了,那可比白酒要难受得多,不过今天这个场合,真不太好让欧阳晓蕾不喝。她和李倩、韩冬梅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了,这十来年聚少离多,今天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能扫兴。

    李倩把酒杯放下以后,猛地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冲着朱一铭说道:“朱书记,你还记得第一次到韩姐这饭店里吃饭发生的事情吗?”

    “李倩、韩姐,你们这开口闭口朱书记,是不是也想我称呼你们为李主任、韩老板?就叫一铭,不好吗?”朱一铭开口说道。

    此时,李倩已经是恒阳市委办主任,故朱一铭才会有此一说。

    听到这话以后,李倩和韩冬梅对视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要说第一次来韩姐这,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忘记。”朱一铭沉声说道,“我当时差点和那叫王什么龙的打起来,多亏了晓蕾帮着解围,呵呵!”

    “王望龙!”欧阳晓蕾接口道,“那次主要是因为林之泉搞事,否则那个王望龙哪儿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呀,从那次以后,林之泉就惦记上朱书……一铭了,接下来差点让他得逞,哼,那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人。”李倩一脸愤恨地说道。

    朱一铭听了欧阳晓蕾和李倩的话,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林之前的那戴着眼眶眼睛的形象,想不到此时竟已阴阳相隔,就算有再多的怨念也都应该随风而散了。

    肖铭华注意到朱一铭的情绪有点不对,于是举起酒杯说道:“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我们难得聚在一起,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来,喝酒!”

    听到肖铭华的话以后,三位女士都会意过来了,于是纷纷举起酒杯来,彼此轻碰了两下,然后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以后,李倩对欧阳晓蕾说道:“晓蕾,这次回来准备在恒阳待几天?”

    前段时间,欧阳华的身体不好,欧阳晓蕾在恒阳待了一个多月,李倩本以为对方不会走了,谁知最终她还是回了东方市。

    “这次回来不走了,就留在恒阳了,爸妈的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欧阳晓蕾在说这话的时候,悄悄抬眼扫了朱一铭一下。

    自从父亲生病以后,欧阳晓蕾就陷入了两难之中,他本来想把父母接到东方去的。在和朱一铭商量的时候,遭到了反对,理由很简单,老人家习惯了小县城的生活,这时候让他们背井离乡的话,等于是强人所难了。

    欧阳晓蕾经过一番思量以后,放弃了这个想法,决定带儿子回恒阳来,这样方便照顾父母。

    听到欧阳晓蕾这话以后,李倩开心地说道:“你不走了,太好了,以后我们三个人又好凑在一起了,冬梅,来,我们三人喝一杯,庆祝晓蕾重回恒阳!”

    韩冬梅听到这话以后,也很开心,一脸微笑地举起了酒杯。

    一个半小时以后,欧阳晓蕾不出意外地喝多了,朱一铭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上了车。韩冬梅本来准备过去搭把手的,但被李倩悄悄拽住了。

    朱一铭把欧阳晓蕾扶上车以后,和三人打了声招呼以后,便驾车往欧阳华家的方向驶去……看着朱一铭的车渐渐远去,韩冬梅低声说道:“唉,晓蕾姐,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真不知她当年是这么想的!”

    李倩听后,沉思片刻,低声沉吟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