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九百零四章 内鬼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晨光路西法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权色风流》更多支持!

    坐在返回市区的车里面,徐君然久久不语。∷頂∷点∷小∷说,

    特意跟徐君然一起离开的李昭明看徐君然沉默着不说话,忍不住开口问道:“徐书记,这件事我总觉得不对劲。”

    都是老油条了,这一次诡异的事情经过李昭明又何尝看不出来问题呢。

    只不过,当着周剑和叶远的面,他不好直接说出来罢了,现在车里只剩下自己和徐君然两个人,李昭明才把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

    徐君然苦笑了起来,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李主任,这个事情,我看没那么简单啊,我总觉得,事情还会有下文的。”

    他这是心里话,别的不说,徐君然总觉得猴石山上那两个死掉的杀手没那么简单。要知道,他们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杀人机器,可是偏偏却被人打死在了猴石山上,而且还是背后偷袭打的冷枪。

    最关键的是,市局的人已经搜遍了整个猴石山,却连打冷枪的人影子都没有找到。

    这说明了什么?

    答案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开枪的人根本就藏在负责搜山的队伍当中。说白了,打冷枪的人根本不是外人,而是市局内部的内鬼。

    一想到这里,徐君然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自己的这个猜测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就证明,钱云录夫妻的死并不是一起简单的杀人案,而是有人预谋要杀死他们,并且事后还安排了人把杀手给干掉。

    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呢?

    徐君然眉头紧锁着,脑海当中不住的回忆着自己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钱云录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死也透露出一些信息,最起码徐君然可以肯定,自己和段溪泉所猜测的事情没有错,黄杨县或者钱云录的身上果然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一定牵连很大,甚至于逼得幕后的那个人不得不选择最危险也是最激烈的方式让钱云录闭嘴来保守这个秘密。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够真正的不说话。

    “不想那么多了。总会有个结果的。”叹了一口气,徐君然抬起头对李昭明说道:“回去之后李主任联系一下段书记那里,这几天我抽空去看看他。”

    不管怎么说,段溪泉的身体既然出了问题,于情于理徐君然都要亲自过去看看,两个人的关系随着段溪泉的离开,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变化。

    李昭明点点头:“您放心,我这就联系。”

    他现在对徐君然的姿态放的很低,徐君然的身份他已经从段溪泉的嘴里面知道了。当然明白,别看叶远现在主持着南州的工作,但整个南州未来的大局,恐怕最后还是要靠徐君然来主持。

    李昭明自问没什么政治野心。只要能够保证现在的位置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所以他干脆选择按照段溪泉的吩咐,投向徐君然。

    徐君然长出了一口气,心里面开始琢磨了起来。段溪泉的时代过去了,今后的南州将会何去何从,这将是自己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很快车子就回到了市委大院。徐君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当中,默默的抽起了烟。

    “徐书记,市局刑侦大队的一位同志有事要向您汇报。”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接替段文轩担任徐君然秘书的方洋走进来对徐君然说道。

    徐君然一愣:“什么人?”

    方洋今年二十出头,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段文轩选中他作为徐君然秘书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生活圈子比较简单,跟南州本地没什么瓜葛,说白了,他不会影响到徐君然在南州的布局,不用担心他是谁的人。

    听到徐君然的问题,方洋答道:“是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姓李,叫李中原。他说今天早上见过您了。”

    徐君然听到李中原这个名字,忍不住心中一动,他可是记得李昭明带着自己去钱云录家里面的时候,这个李中原就是负责钱云录夫妇死亡一案现场勘查的人,他这个时候选择来见自己,难道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想到这里,徐君然点点头,对方洋吩咐道:“去把他叫进来,另外,你看好门口,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们的谈话。”

    虽然不知道李中原所来何意,但是徐君然的直觉告诉自己,李中原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

    很快,方洋就把李中原给带了进来。别看李中原是刑侦大队里说一不二的人,可到了市委大院,他却老实的很,实在是因为这里藏龙卧虎,鬼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人就被市委领导看重,下派到基层的话,那可都是一方大员。

    “徐书记。”李中原恭恭敬敬的对徐君然打着招呼,对这位徐书记他可是一点不敢怠慢。私下里他专门托人打听了一下徐君然的履历,得到的结果让他忍不住一阵咋舌,这位简直就是活阎王一般的存在,凡是他呆过的地方,必定有大批干部落马,堪称干部杀手。

    徐君然点点头,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沙发:“先坐吧,有什么话慢慢说。”

    他反正是很淡定的,今天李中原来找自己,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他能够拿出让自己心动的筹码,徐君然都愿意跟他谈谈。

    李中原小心翼翼的在沙发上坐下,屁股只是轻轻的沾了一下沙发的边,满脸堆笑的看着徐君然,很明显,他自己也是心里没底。

    “老李,钱书记的案子有什么进展么?”

    徐君然点了一根烟,也没跟李中原客气,直截了当的对李中原问道。两个人的身份相差太多了,徐君然有些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来,可又怕李中原害怕。还是保持威严比较好一点。

    果然,李中原对徐君然这样盛气凌人居高临下的态度根本没有一点反感的意思,满脸堆笑的说道:“徐书记,我倒是有一点想法,这不是赶快来跟您汇报了吗。”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他不太喜欢李中原这种说话的态度,不过心里面虽然不高兴,可脸上徐君然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了一眼李中原,反问道:“噢?有什么进展。你说说看。”

    李中原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徐君然,这才对徐君然说道:“徐书记,您不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么?”

    徐君然一愣:“奇怪?”

    回想起整个事情的经过,徐君然不解的看着李中原:“你说哪里奇怪?”

    李中原苦笑了一下,知道徐君然应该是不明白这些刑侦方面的事情,索性摊开了手,对徐君然一耸肩说道:“徐书记。我要是说了,您能保证我的安全么?”

    徐君然笑了,看着李中原的脸,发现上面充满了怀疑。他明白这家伙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却不知道该对谁说,所以才找上了自己。

    深吸了一口烟,徐君然吐出一个烟圈。这才对李中原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管你说的事情涉及到什么人,哪怕是市里面的领导,只要言之有物。有证据证明你的话,我保证你平安无事。”

    说完,徐君然平静的看着李中原:“至于我为什么能够保证,等下你就知道了。”

    李中原苦笑了起来,看着徐君然盯着自己的眼神,他知道徐书记是在等着自己说出到底是什么事情,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徐书记,我们所有的搜查人员把猴石山翻了一个底朝上,可却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打冷枪的人,这事儿您知道吧?”

    徐君然一愣神:“这有什么?犯罪分子隐藏的很好,这个没什么问题吧?”

    他是真不明白李中原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里还有什么问题?

    李中原无奈的说:“徐书记,这事情外人看来可能很正常,但是在我们这些内行看来,这分明就是一件特别不对劲的事情,除非那开枪的人插上翅膀,否则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徐君然听完了李中原的话,心里面不由得泛起一丝疑惑,脑海当中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怎么都不明白李中原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等等!”

    徐君然脑海当中灵光一闪,想起在钱云录家里面的时候,李中原对自己介绍案情曾经说过,凶手应该是接受过专业的训练,而如此想来,从那两个死掉的人身上也确实搜出了武器,证明他们确实有可能是杀死钱云录夫妻的人。但问题就在这里,这两个人疑似凶手的人死了,一切的线索也就断了!

    “你是说,这事情是有人故意灭口?”徐君然忍不住对李中原问道。

    李中原点点头,认真的说道:“不仅仅是灭口,能够在这么多人这么大规模的搜山情况下还能打死这两个杀手,您说这个事情除了神仙还有谁能够做到?”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丝开玩笑的味道,可徐君然却从里面嗅到了一丝严肃的感觉。

    是啊,从听到枪响到搜寻的干警赶到现场展开搜捕,时间有限不说,就连躲藏的空间也不多,这样的情况还能够逃脱,那个打冷枪的人难道真的是神仙?还是说,他本来就是藏在搜山队伍当中的内鬼!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