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九百零五章 破釜沉舟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晨光路西法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权色风流》更多支持!

    徐君然想到这里,忍不住心中巨震,他后背都冒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冷气来,如果自己的这个猜测是真的对,那意味着什么?

    不同于别的人,徐君然可是很清楚这件事背后的政治意义,要知道钱云录的事情可是牵动了很多人敏感的神经,如果说这个事情不是简单的谋杀,而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和段溪泉,可能无意间掀开了一个大大的黑幕。↖頂↖点↖小↖说,

    想到这里,徐君然看了一眼李中原,淡淡的问道:“李中原同志,你还有什么情况要汇报?”

    李中原看徐君然脸上的表情接二连三的变化着,小心翼翼的说道:“徐书记,相信您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这个事情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危险情况就很严峻了。这就好像一个定时炸弹埋藏在我们内部,随时随地可能被引爆。”

    徐君然点点头,李中原说的倒是没错,这样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就等于有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放在内部,必须要尽快清除掉。

    轻轻的嗯了一声,徐君然不动声色的说:“你有什么主意?”

    李中原咬咬牙:“是这样的,徐书记,我觉得,那个打冷枪的人,很有可能就在我负责带领的搜山小队当中,因为我们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队伍,也就是说,我带着的那一批人是距离现场最近的搜查小队。只有这一队人才有时间和距离去打冷枪。我们应该从这一点着手,暗中调查究竟谁是内鬼。”

    徐君然眉头一皱:“这个事情你去跟周剑同志汇报就可以了,告诉我干什么?”

    他最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为什么李中原放着周剑这个顶头上司不去汇报,偏偏找自己这个市委领导汇报呢?而且就算不找周剑这个市公安局的一把手汇报。也可以去找叶远这个市长嘛,毕竟说起来,市长才是整个南州市的二把手。

    李中原苦笑了起来:“徐书记,不是我不懂规矩,实在是这个事情我觉得不对劲啊。”

    徐君然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中原无奈的把自己跟叶远当时在钱云录家里面的接触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徐书记,我这个人干了多年的刑侦,虽然平时也好贪点小便宜,可我知道,这回钱书记的事情绝对是大事。不管是什么人,只要牵扯进去,恐怕都没有好下场,您说,我敢告诉别人么?叶市长的反应,太诡异了啊!”

    徐君然沉默不语了起来,他不知道李中原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这人的用心险恶可见一斑。但如果是真的。那可真就是一个大大的麻烦了。

    想到这,徐君然深吸了一口气,对李中原说道:“李中原同志,谢谢你向我提供了这么有用的线索。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说完,徐君然站起身迈步走到了电话旁边,拿起电话拨通了孙振安的私人电话。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徐君然握着话筒,对话筒说道:“陈秘书,我是徐君然。请孙书记跟我说话。”

    电话那边孙振安的秘书一愣神:“徐书记,孙书记正在给省委领导开会……”

    徐君然干脆的打断了他:“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孙书记说,你把电话给他,出了什么事情我来承担责任!”

    斩钉截铁的话,让陈秘书顿时一震,他可是知道徐君然身份的,知道这位公子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和蔼可亲,要知道多少个人就是因为小瞧了徐君然,最后被他给收拾掉的,想到这里,陈秘书不敢怠慢,连忙把电话送给了孙振安。

    孙振安正在开会布置关于南州市的下一步安排,段溪泉如今已经住进了医院,南州急需一个主持工作的干部,大家的意见是让市长叶远主持工作,孙振安也没什么想法。他觉得徐君然暂时还不能够主持南州的工作,一步一步来嘛。先让叶远负责市委的工作,等局势稳定下来,叶远成为市委书记,徐君然可以做市长,完成副厅向正厅的升迁。

    但是他没想到,徐君然却并不这么想。

    “君然,有什么事情么?”暂时中断了会议,孙振安来到一个休息室,对徐君然问道。他知道徐君然的脾气,如果不是有什么大事,徐君然不可能非要秘书闯进会议室让自己接电话。自己这个外甥是那种外和内刚的人,能让他如此行动,肯定是有大事。

    徐君然也没有绕圈子,直截了当的对孙振安说道:“舅舅,我希望您能帮我一个忙,让我来主持南州的工作,时间不需要太长,就一个月就行。”

    “怎么回事?”孙振安眉头一皱,他很奇怪徐君然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来。这可不是徐君然平时的行事作风和脾气,更关键的是,徐君然叫他舅舅,这分明就是用私人关系来要求自己办这个事情啊。

    苦笑了起来,徐君然无奈的把李中原对自己所说的情况以及自己之前和段溪泉的联系都讲了一遍,最后认真的说:“舅舅,我怀疑,钱云录的死根本就是一场阴谋,有人不希望他被调查,或者说,我跟段溪泉同志的行动,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他们为了掩盖真相,干脆杀死了钱云录,掐断了我们的线索。”

    虽然话没有说的那么明白,但是孙振安却已经明白了过来,徐君然分明就是在怀疑叶远。

    “你能肯定么?”孙振安沉声对徐君然问道,他虽然很宠爱徐君然,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肆无忌惮的支持徐君然的行为,毕竟那可不是什么小事。

    徐君然无奈的说:“证据是没有的,但是今天早上的搜查我也跟着过去了,确实存在着很大的蹊跷之处,您想想看,两个隐藏的极好的犯罪嫌疑人居然被冷枪打死,而被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的猴石山上,居然搜不到打冷枪的人,这件事本身不就证明了什么吗?”

    孙振安沉默不语,徐君然能够想明白的问题,他没有理由想不到。

    半晌之后,孙振安沉声开口说道:“你要明白,一旦你掀开这个盖子,很有可能你就不能够留在江南这个地方了。”

    他很清楚,这个案子如果像徐君然所猜测的那样,背后隐藏着一张极大的利益网络,必定会有省委一级的高官涉及,而一旦徐君然做了那个捅破天的人,揭发出这么大的案子来,恐怕徐君然也会成为江南官场的众矢之的,到时候即便是他,也没办法让徐君然继续留在南州。

    徐君然呵呵一笑:“舅舅,我个人的得失不算什么,我只是不希望南州的老百姓几十年之后戳我的脊梁骨。”

    “好!”孙振安点点头:“我答应你。”

    不说孙振安如何安排省里面的事情,徐君然放下电话看着李中原说道:“我已经跟省委领导说过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会接手,你放心吧。”

    李中原此时早已经彻彻底底的傻眼了,他也不是笨蛋,省委当中姓孙的书记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省委一把手孙振安,刚刚徐书记叫他什么?

    舅舅!

    一想到这个称呼,李中原就为自己今天这个决定无比的庆幸,还好自己没有脑子一热真的答应帮叶远,否则自己怎么可能抱上这么一条大腿啊。

    听到徐君然的话,李中原一下子站起来,啪的一声敬了一个礼:“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坚决服从上级指示。”

    徐君然点点头:“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记得随时向我汇报。”

    等李中原离开之后,徐君然想了想,叫上秘书方洋:“走,去市局。”

    在李中原对徐君然汇报工作的时候,市公安局局长周剑还带着人在猴石山上进行搜捕,可令他失望的是,自己已经带人把猴石山快翻过来了,还是没能够找到那个打冷枪的人。

    “局长,这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呢,奇怪。”一个副局长站在周剑的身边郁闷的说道。

    周剑的眉头紧皱,心里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可不是笨蛋,周剑本来就是退伍军人专业才到的南州市,十几年的刑侦工作经验论起来在整个南州地区也都能数得上。李中原能够看出来的问题,周剑何尝看不出来呢?

    他当然知道,恐怕那个打冷枪的人,并不是逃了出去,而是压根就没逃,甚至于有可能大摇大摆的就在自己眼前走过。

    肯定有内鬼!

    周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心里面暗暗的想到。他很清楚,这么严密的搜查下,根本不可能有人从山上逃下去,别说一个大活人了,就算是一条狗,也不可能从数百名严防死守的军警人员的包围中逃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个打冷枪的凶手,就藏在这些搜索小队当中。

    可问题是,这数百人的队伍,自己要怎么排查他们的身份呢?

    一想到这里,周剑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隐隐作痛了起来。

    ps:  求订阅,求打赏,求领取大神之光,求月票!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