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九百一十二章 动一动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晨光路西法

    孙振安的到来,让徐君然很意外,平心而论,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孙振安居然会从省城赶到南州来,要知道他可是省委一把手,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在江南省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没有人会知道。毕竟说起来,自己跟孙振安的关系在江南官场的高层并不算是什么秘密,有心人如果想要拿两个人的甥舅关系做文章的话,那还真就是说不清楚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徐君然轻易不去省城,不愿意动用孙振安这方面关系的原因。

    瓜田李下,总会有人愿意用这个事情来做diǎn什么,哪怕不能动摇孙家在江南的地位,起码也要恶心恶心一下自己。

    徐君然不愿意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料和谈资,现在的他,更多的是考虑如何做一些实际的事情。

    “舅舅,您怎么来了?”

    徐君然亲自给孙振安泡上茶水,这才坐下问了起来,他是真有些奇怪,孙振安怎么突入其来的就到了南州,而且还是悄悄的不惊动任何人。

    孙振安微微一笑:“怎么,觉得奇怪?”

    徐君然老老实实的diǎndiǎn头:“我还以为您会等一阵让我去省城。”

    听到他的回答,孙振安笑了起来,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才对徐君然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江南了。”

    “什么?”孙振安的一句话让徐君然顿时吃惊不小:“您要走?不是说年底才会……”

    他确实有些意外,因为按照自己跟孙振安的商量,孙振安之前说过,他会在年底的时候上调到中央,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要提前离开了。

    想到这里,徐君然的眉头不由的皱在了一起,官场上的事情从来没有那么简单,原本定好的事情突如其来的发生了变化。要么是江南出了问题,要么就是上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变化,使得孙振安的调动不得不提前进行。

    “舅舅,是哪方面出了问题么?”徐君然脸色严峻的对孙振安问。

    他相信,孙振安肯定不会瞒着自己,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孙振安一定会对自己和盘托出的。

    孙振安看徐君然的反应,满意的diǎndiǎn头,一个官场中人。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有能力,还要有敏锐的政治嗅觉,如果发生这种事情之后徐君然还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那才是最让人担心的。而很明显,自己的这个外甥,绝对不是那种笨蛋。

    “你啊,不要反应这么大。”孙振安笑了起来,对徐君然说道:“不是坏事,是好事。”

    “好事?”徐君然眉毛一挑。有些诧异了起来,看样子自己是想的有些悲观了,难道说,孙振安这次上调。会有什么好处?

    孙振安继续说道:“江南这次的事情,确实有些问题。不过呢,我之前就已经向中央做过汇报,中央也早已经派了人下来调查这个事情。你们南州的问题你不要手软,该抓就抓,该杀就杀。省委省政府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说完,他的手指轻轻在茶几上敲了敲,淡淡的说道:“明年就要换届了,上面的意思,这一次咱们家要努力一diǎn,你大舅是不行了。老三的资历还不够。所以,我要dǐng上去!”

    徐君然身体一震,他明白孙振安话里面的意思,这分明就是说,孙家所在的派系要在这一次换届当中发力,推孙振安上位。

    这里面所涉及的东西,绝对不是简单的派系斗争能够描述的,方方面面的角力,甚至于不见光的交易与妥协,徐君然忽然觉得,自己也许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真正高层的斗争。

    “二舅,这事儿……”有些迟疑了一下,徐君然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他明白,这个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想法为转移。孙振安既然被几家推出来做这个上位者,肯定孙家也有很大的好处,就算有风险,孙振安也没办法退下来了。

    “呵呵,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有分寸。”孙振安看了一眼徐君然,笑着说道:“初步定下来,我可能会先到中央过度一下,然后去明珠,之后才会考虑其他的问题。”

    徐君然长出了一口气,他是很清楚未来历史走向的,他知道,未来的华夏根本不可能有孙家插足的地方,那个人的派系力量有多强大,徐君然清楚的很。之所以在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让孙家靠向了今上,目的就是为了保住孙家的血脉。现在孙家一旦倒向保守派那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我知道你的担心,放心,我之前跟一号首长汇报过。他并没有反对这件事。”孙振安笑了笑,对徐君然说道:“咱们家不会做首鼠两端的事情,既然旗帜鲜明的支持改革,那就会坚持到底,这一次几家老爷子推我出来的目的也很简单,既然要支持改革开放,那就拿出实在的态度来,我去明珠的话,一定要把那里做好,做强!”

    徐君然diǎndiǎn头,孙振安既然这么说了,那他也就放心了。政治上最忌讳的就是首鼠两端,朝秦暮楚,虽然人们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毕竟是人就都有自己的小心思,没有人会对一个经常改换门庭的家族放心的。就好像曹操明知道吕布的武力值超高,可在白门楼却依然选择杀掉吕布,原因就是因为吕布三姓家奴的名声让他无法相信对方在自己遇到危难的时候会选择不离不弃,要知道,有时候当面锣对面鼓的敌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从背后捅来的刀子。

    “我离开之后,江南的形势可能要更加复杂了。”孙振安看着徐君然,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以后的路,要多加小心。”

    徐君然diǎn了diǎn头,他知道孙振安话里面的意思,既然孙家得到了一些东西,肯定就也要失去一些东西,往日里经营的水泼不透的江南,怕是要掺杂一些别的派系势力过来了。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孙振安今天要来见自己的原因吧。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