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六百四十九章 意外的消息

小说: 官场新贵 作者:百叶草

    宁海省委大院是一片旧式的别墅群,每栋别墅之间的间隔很大,中间用树木遮掩,这样既美化了环境,也不会出现从这家的阳台就可以看到那家卧室的事情发生,亲近而又疏远,为官之道在这里的布局倒是显得淋漓尽致的,

    作为宁海省委领导人的住所,这里的安保工作很严密,除了大门口的武警战士之外,这里还驻扎有一个班的战士轮流巡逻,确保了整个大院里的安全,由于挂着南阳市委的车牌,门口的武警战士也沒有过多的为难虞凡,只是在确认身份并进行登记之后,虞凡的车就被批准进入,

    走进肖劲南家是时候,肖劲南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中央台的新闻,给虞凡开门的是肖劲南的老婆,虞凡在南丰省的时候是见过的,也是显得很热情的带着虞凡走了进來,见肖劲南还在看着电视,不由皱着眉头的走上前,道:“老肖,小凡來了。”

    肖劲南似乎正在思考什么,听到老婆的话回过神见虞凡已经來了,不由得笑着站了起來,“小凡來了,來,过來坐。”在官场这么多年,虞凡知道很多领导人都养成了准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的习惯,其实这也算是对中央精神的一种揣摩,让自己在执政方向上能和中央保持一致,

    任何的政策在执行之前,中央是会对前期的宣传下很大功夫的,这是一个宣传传播的过程,也是为下一步的政策执行做更多的铺垫,可以在中央下达正式的文件之前,让各地方政斧有更多准备的机会,在真正执行的时候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也为什么我们总是能在新闻中看到中央部委的文件刚一下发,各地执行和反应的速度都非常快的原因,因为前期的准备工作有可能很早就已经开始进行了,这种情况也算是我们国家的一大特色,

    坐在沙发上,肖劲南指了指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新闻,笑着道:“小凡也经常看电视吗。”虞凡笑了笑,道:“以前倒是常看,这是在下面的时候养成的一个习惯,最近因为刚來南阳市这边,工作还沒有理顺,所以也沒有时间每天看新闻了。”

    肖劲南呵呵一笑,笑看着虞凡道:“要多读书多看报,其实这也是一种学习。”笑着递了一支烟给虞凡,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吸了一口道:“小凝沒有和你一块來南阳吗。”虞凡看着肖劲南道:“她倒是想來,只是孩子还小,一时还离不开她,过一阵子吧,等我这边的工作理顺了,再把她们母子接过來。”

    肖劲南笑着点点头,道:“有这种想法就好,我们这些人都是国家干部,工作虽然是很重要,但是也不能不管家庭嘛。”说到这里,看了虞凡一眼,道:“听说南阳市政协劳副主席的女儿给你当秘书。”

    肖劲南这么一问,虞凡倒是有些明白了,劳雅丽的父亲是南阳市政协的副主席,也是曾云华这个市委秘书长的老领导,所以曾云华才会这么不惜余力的帮劳雅丽,就连劳雅丽当初在市政斧出了问題的时候,也是曾云华将她调到市委來工作的,这些事情,虞凡其实早就在见到劳雅丽第一面的时候就已经感应清楚了,不然也不会明明知道劳雅丽的事情,还将她留在身边当秘书,

    想了想,虞凡笑着道:“肖叔叔,劳雅丽同志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肖劲南看了虞凡一眼,有些严肃的道:“小凡啊,既然你叫我肖叔叔了,那有些事情我就要提醒你了,男女关系对一个领导干部,尤其是像你这样年轻的领导干部來说是要引起注意的事情,不要在这个上面栽跟头啊。”

    肖劲南虽然是率省经贸代表团去了国外,可他却是很关注虞凡的事情,毕竟林东方将虞凡派到宁海省來,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那他肖劲南是有责任的,如果事情出在男女问題上,即便林东方不说什么,但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疙瘩的,所以肖劲南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面也是想着要在这个问題上给虞凡打打预防针,

    心里一阵苦笑,脸上却是抬头看着肖劲南道:“请肖叔叔放心,在这个问題上我会把握好分寸的,回头我就让林凝尽快赶过來。”听虞凡这么说,肖劲南才笑着点点头,道:“这才对嘛,夫妻两个不要总搞什么两地分居,长期下去感情也是要淡的。”

    点点头,虞凡看着肖劲南道:“肖叔叔,我來南阳市的时候,郑市长表现的很热情。”对于郑克林的事情,虞凡也是考虑了很久,他是觉得有郑克林在的话,自己在南阳市的工作会开展的更加的顺利,只是他对于肖劲南的打算却不是很清楚,这么问也有想探一探肖劲南口风的意思,

    肖劲南笑着看了虞凡一眼,却是沒有回答,反而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郑克林原本就是林系的人,现在林源海既然是退下來了,一切似乎都显得很顺理成章,不过有些事情却不是你想的那样。”说到这里,肖劲南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道:“林源海已经被中纪委双规了,郑克林的问題恐怕也不会太小。”说完,一脸深意的看着虞凡,而虞凡听得却是满脸的震惊,

    这个问題虞凡确实是沒有想到,当初按照林东方在话里的意思,恐怕也只是想让林源海退下來,而现在的问題似乎严重了很多,点燃手里的烟,虞凡看着肖劲南沉声道:“是有人要对付林家,肖叔叔知道林源海是什么问題吗。”

    虞凡的沉着让肖劲南眼里闪过一抹赞赏,自己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沒想到虞凡的反应这么快,转眼就考虑到整个问題的症结所在,点点头,肖劲南笑着道:“你能这么快想到这一点,我很高兴,说明老领导还是沒看错你的,林源海的问題很复杂,涉及到倒卖国有资产的问題,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肖劲南轻松的表情让虞凡心里一松,看來问題并沒有自己想的那么糟,想了想,道:“这件事情对林凝他爸的影响大吗。”肖劲南笑看着虞凡,道:“沒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林源海搞的那些事情大家都清楚,加上老领导及时的将他和林家的关系进行了切割,所以波及不会很大。”

    肖劲南说的很乐观,但虞凡却不是这么想的,不错,林东方确实是因为林源海在肖劲南到了宁海省之后闹出的事情,而下了杀手,但是不要忘了林源海身后却是和林东风的联系最紧密,林源海出什么事情要是不波及林东风那才叫奇怪呢,只要林东风出了事情,那林家就不可避免的要牵扯到其中了,

    想了想,看着肖劲南问道:“肖叔叔,林凝他爸说了林凝他大伯的情况了吗。”肖劲南听得一愣,想了想道:“这个倒是沒有提及,不过听说已经调走了。”虞凡听得心里叹了口气,看來自己想的是真的了,有人想利用林东风的问題來对付林家,

    肖劲南也不是傻瓜,虞凡的问題让他也是想到了这些,脸色一变,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搞大这件事情。”不等虞凡回答,人已经是站了起來向书房走去,虞凡当然知道肖劲南是去给林东方打电话去了,不过他心里对这件事情却是并沒有太多的惊慌,像这样的事情,林东方肯定是有准备的,只是事情的发展显然脱离了他的控制,之前的准备能产生多大的效果,那就很难说了,

    肖劲南是林东方一手提拔起來的,虽然有着丰富的经验,但对于这种家族间的博弈却是不如虞凡熟悉,毕竟这两年虞凡在京里待的时间多了,了解的自然也就多了,但是他也很清楚,这件事情不管结果如何,对林东方一定是会有些影响的,尤其是对于林东方下届的布局,如果对方能充分的利用林东风的事情,很可能会起到关键姓的作用,

    南阳市的一个会所里,市委书记岳清平正舒服的泡在一个椭圆形的浴池里,池子里水花翻溅,让他有一种快要睡着的感觉,一阵水声响起,岳清平睁开眼睛,却是市委组织部长柳泽山进入了浴池中,

    呵呵一笑,岳清平看着柳泽山有些发红的脸,道:“泽山啊,这年纪不饶人啊,你看看我刚泡一会儿就想睡觉了。”柳泽山笑着道:“岳书记说的对啊,这年纪大了,精力就比不上年轻人了。”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岳书记,云华同志最近和虞副书记走的比较近啊。”

    岳清平闻言笑了笑,拨了拨身前的水花,道:“听说劳副主席生病了,这一阵子更是一直住在医院里,我这段曰子比较忙,也沒时间过去看望,泽山啊,你要多关心一下老同志,抽个代表我去医院探望一下劳副主席吧。”柳泽山听得眼睛一亮,忙点头道:“我听岳书记的,明天我就去一趟医院,代表市委去看望劳副主席。”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