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六百五十一章 峰回路转

小说: 官场新贵 作者:百叶草

    会场的异常安静场面显得很诡异,很多人都在揣摩虞凡此刻的心态,新任的副书记在第一次常委会上向市委书记一系的组织部长开炮,这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題,一时间很多人的心思也是活络开了,一些人看向虞凡的眼神开始变得若有所思起來,

    市长郑克林的眼神在市委书记岳清平和虞凡之间來回晃动,最后将目光定在岳清平身上,似乎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扫了大家一眼,才看着虞凡道:“我看这件事情虞凡同志也不要太过于激动了,对于泽山同志,我们还是很了解的,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了,相信这件事情也只是他一时的疏忽而已,呵呵,最近一段时间,大家也都很忙,一时的疏忽是难免的嘛。”郑克林的话一说完,就发现市委书记岳清平看了他一眼,神情显得很柔和,这让他的心里不禁是松了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林系应该是不可能再接受他了,即便是有逼急乱投医的嫌疑,他也要试一试,至于自己的话是不是得罪了虞凡,他也是顾不得了,岳清平这个省委常委已经是他能够抓到的最后一根稻草,

    郑克林的话让不少常委如有所思的看着他,现在的情况显得很微妙,新任的市委副书记抓住组织部长柳泽山工作上的漏洞向市委书记一系的人开炮,市委书记这边的人沒说话,反倒是以前一直和书记一系的人不对盘的市长郑克林当了这个出头鸟,一二把手有联合起來的趋势,这就让事情变得很有意思了,

    当然了,市长郑克林的情况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原本铁杆的盟友一个被双规,一个被调走,这让一向很强势的郑克林变成了孤家寡人,不过从现在的状况來看,郑克林是想示弱的向市委书记靠拢了,突然从对手要变成盟友,这让不少人产生了很怪异的感觉,一时间很多人的目光也是在郑克林和岳清平之间來回扫动,

    “我不同意郑市长的看法。”说话的是市委秘书长曾云华,从虞凡一到南阳市,曾云华这个市委秘书长就一直和他走的很近,这让很多的常委也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曾云华第一个出來支持虞凡,大家也并沒有感觉有多奇怪,

    市长郑克林的靠拢,岳清平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郑克林现在算是走投无路了,只能靠向自己,虽然岳清平对于这件事情的得失利弊还很犹豫,但对于郑克林的态度他还是很高兴的,以前的对手现在都主动向自己靠拢,这让岳清平觉得自己对于全局的掌控显得更加的有力度了,

    曾云华这个市委秘书长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作为市委的大管家,居然不是他这个市委书记的人,这是他从心里不可接受的事情,虽然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他可以从其他的方面來掌控,但曾云华这个常委的位置却是让他一直是非常的不舒服,市委的大管家不是自己人,让他觉得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权威受到了削弱,

    不是沒有想过要拿下曾云华,只是一直沒有太好的办法而已,加上曾云华在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一向都显得很低调,岳清平在多次的试探之后,也是有些无可奈何,似乎有些觉得可笑,自己一个省委常委的市委书记,居然拿不下一个市委秘书长,这背后却是牵扯到曾云华的老领导,市政协的副主席劳高峰,

    在岳清平还是市委副书记的时候,劳高峰就已经是南阳市的市长,原本劳高峰是很有机会能够成为市委书记的,但当时南阳市正处在一个非常特别的时期,国有企业的改制让南阳市产生了大批的下岗工人,很多家庭都是夫妻两人同时下岗,社会秩序很不稳定,作为市长,劳高峰大刀阔斧的进行体制改革,从下岗职工再就业到庞大下岗人群的分流上算是做的不错,但下岗工人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还是产生了大规模上访的[],最后的情况是省纪委介入,闹出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恶意贱卖国有资产的案子,数额巨大引起了中央领导的注意,最后虽然是查清楚与老高峰无关,但却牵扯出了他下面的一个副市长,这件事情对劳高峰的影响很大,最后去了市政协,

    劳高峰是退了,但是他在南阳市的影响力却是不小的,而且劳高峰曾经是现任省委书记夏延春在下面任县长时的秘书,这让岳清平就更加的顾忌了,

    “,,,,,,虞副书记是省委任命的主抓党务和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可组织部的工作却沒有向虞副书记汇报,这让我感到大为震惊,同志们,党管干部历來是我们党的铁律,我想问一下泽山同志,组织部这是想干什么。”曾云华似乎有些得理不饶人的趋势,盯着脸色有些发白的柳泽山,继续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向省委进行汇报,我们有些同志的组织姓、纪律姓是应该到了纠正的时候了。”

    曾云华说这番话的时候显得非常的严肃,但说完之后却是很快就变得面无表情起來,就好像刚才那些话都不是她说的一样,坐在那里低着头也不知道在写着些什么,

    岳清平的脸色很不好看,看着柳泽山的眼神也有些不善,这个柳泽山,自己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他和虞凡搞好关系,看來他并沒有听进去啊,组织工作的程序汇报虽然只是个走过程的问題,但却是涉及到领导的威严,虞凡有这样的反应,岳清平并不奇怪,看來这个柳泽山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一时间,岳清平对于柳泽山的评价不免是低了几分,

    “云华同志的话有些过了,这件事情确实是泽山同志疏忽了,我看做个检讨就可以了,我们还是尽量的不要惊动上级为好。”宣传部长薛荔看了看岳清平的脸色,想了想笑着说道:“当然了,组织纪律姓我们还是要讲的,不过虞凡书记也是刚到南阳市,和组织部的工作还在磨合期,我们还是要抱着宽容和理解的心态嘛。”

    说完,薛荔一脸笑意的看着虞凡,虞凡只是想借着这件事情发出自己的声音而已,相信很快常委会上的事情也会传开,对自己下一步的工作还是有好处的,毕竟柳泽山算是岳清平的心腹,为了这点事情和岳清平这个省委常委彻底的闹翻是不值当的,这也是他事先和曾云华沟通的结果,

    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市长郑克林却是笑着道:“我同意薛部长的意见,一点小事情我们就不要上纲上线了,惊动上级更是不可取的事情,我看这件事情还是让泽山同志和虞凡同志私下的沟通就可以了,呵呵,大家就不要为了这点事情做过得的纠缠了,我看还是继续常委会的安排讨论吧。”

    郑克林的话让虞凡笑了笑,看來郑克林算是彻底的投到岳清平一边了,这么明确的表态,不外乎是要做给岳清平看的,暗暗摇摇头,和曾云华相视看了一眼,两人的动作其他人也是注意到了,不少人觉得这次的常委会特别的有意思,短短的时间内,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不过有反对的声音对他们來说也就是预示着以后大家在很多事情上面有着合作的可能,这种想法让不少人笑着给虞凡递了一支烟,

    岳清平很窝火,这个常委会开得让他很被动,原本计划好的议程现在全放到了一边,虞凡的这一开炮等于是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但是人家却是并沒有错,让他也不好说些什么,而曾云华在会上的表现,让他更一步的下定决心给自己换一个秘书长,

    郑克林的话无疑很符合岳清平的意愿,轻咳一声,看着虞凡笑道:“老郑的话我是同意的,这件事情我看就不要惊动上级了,我们要以大局为重嘛,不过泽山同志的问題,还是要严肃处理的,虞凡同志,你看这样行不行,先让组织部进行自检,然后让泽山同志在常委会上进行书面的检讨。”说完,一脸笑意的看着虞凡,

    岳清平的话算是定下了对柳泽山的处罚,虞凡笑着点点头,“我听岳书记的。”岳清平满意的点点头,扫了大家一眼,继续道:“那好吧,刚才大家也讨论的差不多了,现在开始表决一下吧,同意张松同志担任怀远区委书记的请举手。”三言两语的,岳清平就将整个形势给拉了回來,显示出了一个市委书记对于常委会强大的掌控能力,

    而岳清平的一句‘老郑’让郑克林的心里却是一震,这算是岳清平对他的一种接纳,对他來说,这算是这段时间以來他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了,一下子就让他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迅速的振奋起來,正要举手,却看见岳清平的秘书一脸严肃的走了进來,低头正和岳清平说些什么,

    听完张松的话,岳清平的脸上显得很严肃,点点头站了起來向外走去,过了一会儿,岳清平阴沉着脸带着两个人走了进來,“这两位是省纪委的同志,他们是來找郑克林同志问话的,请大家配合他们的工作。”听到是纪委的人,不少人的脸色有些发白,最后听说是要找郑克林的,很多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唯有郑克林的脸色惨白的不带一丝的人色,整个身体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年一般,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