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六百五十四章 低调与谨慎

小说: 官场新贵 作者:百叶草

    回來的路上,虞凡坐在车里开始思考郑克林的事情,从郑克林被带走的情况看來,林源海的事情应该是已经全面爆发了,这件事情肖劲南那边应该是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沒想过要接收林源海留下來的那些人,这样一來即便事发,对于他的影响也应该是非常小的,这应该是林东方在事先就做出的安排,不过这件事情对于林系的影响始终是存在,毕竟林源海做的那些事情,和林东风都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现在盖子揭开了,就算是事前再怎么去分割,对林家也是会有影响。

    刚进办公室,秘书劳雅丽就走了进來,“虞书记,柳部长來了。”虞凡轻‘哦’了一声,抬起头,“请泽山同志进來。”柳泽山一脸严肃的走进來,虞凡也是笑着站起來,两人微微一握手,柳泽山道:“虞书记,我是來向你做检讨的。”

    虞凡笑了笑,道:“泽山同志,检讨就沒有那个必要了,会上的事情我回來想了一下,我也是有不对的地方,泽山同志平时的工作忙,有些工作上的疏忽也是在所难免的,这件事情是我急了点,沒有在私下主动和泽山同志沟通好。”

    柳泽山眼神很复杂的看了虞凡一眼,他不得不承认先前他确实是有些小看了这位新任的市委副书记,沒想到虞凡会这么直接的拿着他工作上的漏洞來向他开炮,这种事情在以前是沒有发生过的,在组织人事的问題上,他和上任的市委副书记也产生过斗争,有岳清平的支持,柳泽山也是牢牢的掌握住了市委组织部。

    “虞书记,在会后岳书记严厉的批评了我,也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是市里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这件事情我是应该要向你汇报的,是我的工作沒有做好。”柳泽山认错的态度很诚恳,这与岳清平刚才在办公室里发了火有关,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对岳清平來说有些失控,一个一把手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事情失去控制,这个时候让岳清平也意识到和虞凡搞好关系的重要姓,所以在柳泽山的问題上表现的很严厉,这才让柳泽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虞凡这里。

    很多时候许多事情也就是只是个态度的问題,原本虞凡就沒有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做过多的计较,再说他才刚到南阳市來就和岳清平把关系弄僵,显然不是很明智的事情,常委会上的事情,与其说是针对柳泽山,倒不如说是让岳清平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底线在哪里,也算是今后自己能更好的开展工作做一个铺垫。

    走出虞凡的办公室,柳泽山的神情显得很复杂,虞凡的热情出乎他的预料,不但沒有提及柳泽山之前说的作检讨的事情,反而很诚恳向柳泽山道歉,说是自己在开会的时候太急躁了,沒有顾忌柳泽山的感受,希望柳泽山不要见怪什么的,这些话让柳泽山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向虞凡承认是自己工作沒做好,接下來的场面自然是显得很和谐,说的都是一些让自己在工作上多支持之类的客套话,临走前还亲自送柳泽山到了门口。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柳泽山有些搞不懂虞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然的他也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是虞凡心里真实的想法,为官这么多年,他见过太多的事情,也很清楚什么样的话是客套话,不过今天的一番交谈下來,确实是让他感受到这位年轻的市委副书记为官的老道,谁说年轻就是沒经验,想到这里,柳泽山一阵苦笑着摇头,自己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见人家年轻,自己又是市一把手的人,就想在组织人事权上架空人家,也不想想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不管年轻不年轻,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呢,这就是教训啊。

    在常委会上的一通发飙,无形中让人见识到了虞凡这个年轻的市委副书记的威严,也让他接下來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不过虞凡本人倒是显得很低调,按照接下來的工作安排,该调研的调研,该检查工作的检查工作,只做自己职权范围以内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一律都是不过问的,这样低调的表现让岳清平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在工作中,虞凡并沒有一味的插手组织部的工作,工作的重心放在了党校,毕竟他兼着市委党校的校长,这个职务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挂个名而已,不出一些成绩,恐怕他这次來南阳市就白來了,所以在接下來的半年时间里,虞凡去党校的时间显得非常的频繁。

    南阳市的“大地震”让岳清平这个一把手显得很被动,这一点从他很频繁的去省委汇报工作就可以看得出來,不过显然上面并沒有想把问題扩大化的想法,市长郑克林被带走之后,半年的时间内,南阳市官场上一片平静,似乎整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过由于连续几个重要的常委出事,所以南阳市委的班子也是进行了微调,增加了一个市委副书记的位置,市长却是由书记岳清平兼任,市长书记‘一肩挑’,这在南阳市的历史上也是很罕见的。

    两个市委副书记,这事听起來有些意思,不过虞凡听到消息之后只是微微一笑,这件事情他早就从肖劲南那里听到了消息,南阳市市长这个位置,省里竞争也是颇为激烈,而林系的人经过这次的洗牌,也是不可能放过这个位置的,不过考虑到虞凡刚到南阳市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在通过一些利益交换之后,形成了现在的这种局面,其实这也算是对虞凡本人的一种考验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虞凡还不能出一些成绩,那林东方对于他的事情恐怕要另做一番考虑了。

    在市委和常委会上显得低调,但是虞凡在党校开展的工作却是显得很高调,大刀阔斧的按照自己的目标进行改革,能者上庸者下,凭借着自己的感应能力,提拔了一些想干实事的人上來,但他这种雷厉风行的做法却是在党校领导层中引起了一些反弹,把状告到市委书记岳清平那里的人是大有人在,不过却是被岳清平毫不留情的挡了回來,这种时候,人家党校校长在那里开展工作,你一个前任去指手划脚的,这也显得太过于霸道了,再说了,虞凡可不是普通的市委副书记,岳清平实在是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树这么一个敌人。

    不光是岳清平这里,市委党校的这些人别看平时沒什么权力,但真要是动起來能量还是大的有些出乎虞凡的预料,短短几天之内,虞凡就接到不少省领导的电话,甚至有一些已经退休的老领导都过问了这件事情。

    到了这个时候,虞凡也不是那么怕事的人,好好询问的,虞凡自然是耐心的解释,那些倚老卖老摆资格的,虞凡也不冷不热的一句‘正常的工作安排’就打发了,得罪人这种事情,虞凡是从來不怕的,想干点实事如果不得罪人的话,根本就是行不通的,这就是神州的国情,改革取得一些成绩,就很自然是会围绕着现有的成绩形成一批利益集团,而想再次改革或者深化改革,那就会触动这些已经形成的这些人的利益,这就是改革的根本障碍,周而复始,能打破这些利益集团形成的障碍,改革就是成功的,反之则会失败,但是社会在飞速发展,如果不改革,上次改革所形成的改革红利就会逐渐的消失,或者变成社会进步的障碍,变成所谓改革过程中‘难啃的硬骨头’。

    多年的官场生涯,虞凡其实养成了一种习惯,两个字:谨慎,党校这一块触及到的利益算是最少的,但虞凡也很清楚对于那些想更进一步有所作为的人來说,到党校学习是必须要经过的一道关卡,而虞凡想做的是在这道关卡上设置一道滤网,将那些有问題的官员过滤出去,发挥党校的重要作用。

    这样的反弹自然是在虞凡意料之中的,但在他很果断的处理了两个副校长之后,局面就变得非常的平静,虞凡很清楚这种平静都只是暂时的,只不过是由明面上转为暗地里而已,不过这些问題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想來这些人或者是他们身后的人在了解了自己的背景之后,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动作,果然,在虞凡对市委党校的领导班子进行全面的调整之后,两名被处理的副校长,一个调走,一个病退,其他的人见形势不对,也都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党校的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市委这边,虞凡趁着大家学习中央领导关于各地干部编制文件精神的时候,适时的在常委会议上提出让副处级以下干部去市委党校学习的方案,对于虞凡的提议,市委书记兼市长岳清平一反常态的表达了支持,这让虞凡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其他的常委们也都举手同意,这让虞凡却是有些明白了过來,心里不由一阵苦笑,看來自己这个提议对他们來说有些及时雨的味道了,不过对自己來说又何尝不是如此了,如此双赢的局面,对他來说何乐而不为呢,这么一想,不觉一阵释然。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